再如,在人才的使用上,我国历史上经过科举制等途径,探索出了把人才的培养与任用分为两类 :通才与专才。在治国理政中,通才任用于政务工作方面,专才则任用于事务工作方面。人才的培养任用应该分为政务、事务两大类,并且应有不同的标准、要求和职责,培养、选拔的途径和任用、考核的办法也应不同。历史经验告诉我们,选贤任能关系到王朝的兴衰。汉武帝不建立察举制,汉代政治社会不可能稳定延续近四百年。没有九品中正制,旁落到豪强手中的政治权力收不回来,中央集权就得不到加强。没有科举制,隋唐以后的中国政治的社会基础就不会稳定。因此,选贤任能关系到王朝的稳定与兴衰。

警惕弱资质区域利差走扩风险。从城投企业债区域利差对比看,1)在AAA评级中,云南和广西城投企业债估值明显高于中债估值,区域利差风险最高;2)在AA+评级中,辽宁、内蒙古、陕西、云南和吉林城投估值较同期限、评级企业债高出100bp以上,整体高于其它地区;3)在AA中低评级中,黑龙江、吉林、贵州、辽宁、甘肃、四川、天津和江西等区域利差偏高,信用风险相对更大;4)而在AA-低评级中,贵州、青海、甘肃、四川、湖南和辽宁等利差定价较高,整体风险值得关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