法院还确认,2014年7月,徐先生发现自己上“黑名单”后,经过交涉,当年8月银行就出具了一个证明,上面写明“我行已免除徐某某剩余小额贷款本息,其征信上显示该贷款的逾期记录和联保责任我行不再追索”。但直至2015年5月,徐先生起诉要求解除黑名单后,银行才消除了征信系统上的不良记录。

2017年,浙江警方破获了一起利用人工智能犯罪、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。专业黑客用深度学习技术训练机器,让机器能够自主操作,批量识别验证码。“很短时间就能识别上千上万个验证码。”当时的办案民警介绍。